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收藏

摘 要 畲族小说歌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畲族小说歌在畲族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小说歌手抄本是研究畲族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素材。文章通过个别访谈和实地调查,以霞浦县白露坑村和福安市后门坪村、和安村、金斗洋村、梨田村、青源村等畲族村落为调查对象,收集现存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数量、篇目及保存情况,并通过参观畲族民间博物馆、采访畲族小说歌传承人及各畲族村落居民,对现存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存现状进行初步研究,最后提出相应的保护措施,以促进畲族小说歌文化的保护与发展。

关键词:畲族小说歌;
手抄本;
收藏 Abstract She novel songs are listed as the first national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The song of the she nationality's novels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she nationality's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the copy of the novel singer is an indispensable material for studying the she nationality's traditional culture. Through individual interviews and field investigation, the author collected the number, contents and preservation of the existing she novel singers' transcripts by visiting the she folk museum, interviewing the she novel singers and the residents of each she village, and carrying out 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preservation status of the existing she novel singers' transcripts Research, finally put forward the corresponding protection measures,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prote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he nationality novel song culture. Key words:she nationality novel song; handwritten copy;collection 目 录 一、引言 1 二、 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保存现状 2 (一)主要收藏人及收藏概况 2 (二)畲族小说歌主要收藏方式 5 1. 博物馆收藏 5 2. 传承人收藏 6 (三)现有收藏出现的主要问题 8 1. 保存环境条件差 8 2. 保护技术手段落后 9 3. 手抄本损毁严重 10 三、 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保存措施 12 (一)发挥政府助力作用,加大资金投入 12 (二)通过加大宣传力度,增强保护意识 13 (三)加强培养民族人才,扩大传承队伍 13 (四)加紧手抄本的调查,采取征集保护 14 四、结语 14 注文 15 参考文献 15 致谢 16 附录1 17 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存现状及初步研究 一、引 言 “小说歌发源于霞浦县溪南镇白露坑村,诞生于清朝,最初是由畲族歌手中一些能识字、懂汉族章回小说和评话唱本的人,将其改编成诗歌体口头唱本和手抄唱本,并结合本民族语言特点,进行再创作的民间文学。”①2006年,“畲族小说歌”被列为我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畲族小说歌才渐渐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关注。

畲族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人们通常是通过歌言来表达思想、抒发情感。最初所唱的歌言往往是有感而发,没有具体的故事情节,基本都是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不断交流与传承。然而小说歌的出现打破了原有歌言的传述方式,改变了畲族无戏剧的局面,丰富了畲族文学的形式与内容。人们借用汉字将畲族小说歌记入手抄歌本,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成为畲族文化的物质载体和传承媒介,一部部完整的小说歌集,谱写着一篇篇生动有趣的故事,记载着畲族丰富的文化史。

据《霞浦县畲族志》记载,“小说歌”属于畲族歌谣的一种,又称“全连本”或“戏出”,畲民俗称“大段”,属于长篇叙事歌,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霞浦畲歌,口传心授,在晚清以后出现借用汉字来记音的手抄唱本,使用大量土俗字,其读音借用霞浦话(汉语方言),其内容多取材于汉族民间神话故事、传说、章回小说、评话唱本等。②畲族小说歌还有一类是根据本民族杰出人物传说故事改编而成,这一类最具有畲族民族文化特色。由此可见,畲族小说歌的创作带有汉族文化的素材,是畲汉文化交流融合的显证,也是畲族人民发挥聪明才智进行创作的成果。

《闽东非物质文化遗产》记载,“据群众反映,文物的流失、被盗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已开始,大量手抄歌本处于自生自灭地状态中。据调查,全市尚有畲族歌手几十人,现散在民间的不同畲歌手抄本已不多见,白露坑现存旧歌本仅百册左右。”③随着政府部门的重视,开展相关的传承保护工作,收集整理出版的畲族小说歌书籍有:霞浦县民间文学成编委会编撰《中国民间歌谣集成·福建卷霞浦县分卷》、钟雷兴主编的《闽东畲族文化全书·歌言卷》、福建少数民族古籍丛书编委会编撰《畲族卷·霞浦畲族小说歌》、霞浦畲族小说歌编辑室编撰《霞浦畲族小说歌》、中共宁德市蕉城区委宣传部编撰《蕉城畲族歌言简集续》等。这些书籍是通过借录畲民手中现存的小说歌手抄本进行整理提升出版后再归还,这是建立在整理的小说歌手抄本的基础上而产生的。现在仅白露坑村现存的手抄本与口头小说歌整理出来有:《九节金龙鞭》《孩儿乱》《孟姜女》《梁祝》《金簪玉锁记》《白蛇取仙草》《摘星楼》《列国志》《马乐一日君》《白蛇淹金山》《白蛇出洞》等,共130篇。

但那些归还后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以及还未被收集整理的手抄本保存情况也值得人们去关注。畲族小说歌有些篇幅过长,故事情节复杂,人们在传唱的过程中容易遗忘部分故事情节,或者对一些故事情节加以现场唱编,融入个人即兴创作与创新,从而产生了不同的版本,因此,对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整理保护也是至关重要。目前对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存现状仍不容乐观,传承人的影响力度有限、畲民同胞的保护意识淡薄、收藏方法的不专业等因素影响,许多手抄歌本因没有得到及时的收集整理而渐渐的被年轻畲民毁弃。畲族小说歌在畲族文化中占有着重要地位,开展畲族文学史和文明史的研究,离不开畲族小说歌,开展畲族小说歌的研究,更离不开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发掘、保护与传承。

二、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保存现状 随着现代经济的不断发展,畲族人民生活的时代背景和生活空间不断变迁的同时没有注重及时保存小说歌手抄本,有些手抄歌本被借阅之后一般都是有去无回,还有一些老人收藏着许多手抄歌本,但去世之后,由于后辈们对于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护意识淡薄,不懂得珍藏反而将其毁弃,许多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已无迹可寻。在20世纪80年代白露坑村许多人手中收藏着大量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所存歌本多的用户有上百本,少的用户也有二三十本。经本人初步调查了解,白露坑村畲民手中现存手抄歌本多的有十几本,少的只有一两本,分散在其他畲族地区的小说歌手抄本更是少之又少。

(一)
主要收藏人及收藏概况 经本人初步调查,通过走访霞浦县白露坑村及福安市多个畲村,有幸采访到钟昌尧、雷国胜、雷志华等,并且对当地畲民进行访问,在当地村民的热心帮助下,寻找拜访收藏有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畲民,采用拍照技术收集到一些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对现存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收藏人及收藏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并将收集到的相关资料进行梳理。

表2-1 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收藏人及收藏概况 收藏人 收藏人住址 数量 篇目 钟神文 霞浦县白露坑村 8本 《末朝纲》《进袈裟》《海棠朱赞记》《三娘八宝带》《敲星楼》《陈世清》《落洋桥》《春人下西番》《阮春雷造反》《春人下闽南》《八角水晶牌》《天斗》《西游记》《八蝶香柴扇》
钟光照 霞浦县白露坑村 1本 《大英台》
钟发筹 霞浦县白露坑村 1本 《孔明祭东风连招亲》《盘古造天》《陈锋氏》《求寿歌》《阴阳师》
钟李发 霞浦县白露坑村 3本 《乾隆七次下江南》《白扇玉蛤蟆》《桃花女》《赠宝带》《苓芝草》《蓝佃玉》《双金桥》《读书歌大》
钟奶顺 霞浦县白露坑村 4本 《秦世良》《白蛇阴金山》《纸马记》《林裘文》《白蛇侵夫》《玉簪玉蛤蟆》《打心哥》《番文达》《宝春写信》《一把白扇》《山哈迁基》《阳胜打铁硬》《文王挨车》《珠砂记》《马乐一日功》《梅玉配》《珠买臣》《时节古人名》《一字写来》《金蛤蟆》《龙风帕》《仁宗不知母》《漂沙记》《张罗对》《平贵回朝》《由命不由人》《金钿玉锁记》《起书堂》《十配贤人》《文武凑》《国正天心顺》《打心嫁女》《功建前朝》《文乙成和》《二十八宿》《孝顺城双》《真是宰相》《九世同居》《盘古造天》《白石红金井》《长命富贵》《福如东海》《喜奴哀乐》《上大人》《一字添笔》《一字写来》《养仔读书》《阴阳师》《做官》《大读书》《小读书》《正月苗丹》《正月长年》《正月时节》《二十四节气》《十二生肖》《子时哥》《三世贺贤》《步步高辛》《二十四孝》《变哥》《娘分哥兄》《五更鸡啼》《五更鸡仔》《八仙头》《团圆》《时节古人名》《月哥古名》《时节古人》《一祥哥》《一双鞋头》《对哥》《弟一贤人》《洪武大八帝》《西牛记》《兆颜求寿》《刘伯分侵主》《郭子义拜寿》《韩信排兵》《学朝记》《李清回文》《洪武帝》
钟言洪 霞浦县白露坑村 4本 《正月新春哥》《正月苗丹哥》《正月凤凰哥》《白怨杯》《文王挨车》《菜维落洋桥》《祝英台》《三宝记》《包爷判鲤鱼精》《月台梦》《明珠记》《富贵长春》《一双鞋豆》《石饼哥》《吕蒙正》《壹里录内》《取同沙》《利蒙进》《何文秀》《韩世昌》
雷成兹 福安市后门坪村 7本 《康华瑞》《花清秀》《奶娘传》《秦世良》《潘必进》《张文贵》《纸马记》
钟井波 福安市和安村 2本 《甘国宝》《薛仁贵》《朱元璋》《花清秀》
钟宝福 福安市金斗洋村 4本 《甘国宝》《王瑞歌》《洪武帝》《何文秀》《白蛇一卷》《白蛇二卷》《白蛇三卷》《白蛇四卷》《白蛇五卷》《白蛇六卷》《白蛇八卷》《八美哥》《薛仁贵战毛天领》《薛仁贵战东》《陈世清》《橄榄记》《明珠记》《金锁记》《玉牌记》
钟奶善 福安市梨田村 3本 《蓝廷玉》《康华瑞》《薛仁贵》《祝英台》
雷伏光 福安市青源村 3本 《八美歌》《花清秀》《奶娘传》《起书堂》
以上所列举的是现存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收藏者及其收藏篇目,由此可见,因为白露坑村是畲族小说歌的发祥地,所以相对于其他地区的畲族村落,白露坑村现存的小说歌手抄本相对较多。仅霞浦县白露坑村现存收藏有21本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共有130篇;
福安市其他畲族村落现存收藏有19本手抄本,共有38篇。由于传抄范围广阔,同一篇小说歌,受不同地域环境、人文因素的影响,受不同地域畲族人民的思维特征、审美标准、民族习惯等的影响,不同地方的人在抄录同一篇小说歌时会有所不同,在传抄的过程中容易有意无意地加入个人的再创造,或者对一些故事情节进行删减,甚至连篇名都会有所改动,如《西游记》,受本民族语音的影响有些地方会将篇目改写为《西牛记》,《阴阳师》也有改写为《甲子乙阴阳师》等。

(二)畲族小说歌主要收藏方式 小说歌是畲族人民通过借助汉字来记录的手抄歌本,塑造了畲族丰富的历史文化。手抄本的出现打破了畲歌口传心授的传承方式,因此,对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护是畲族文化不断传承的一种重要举措。现如今,对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存途径主要是博物馆收藏、传承人收藏。

1. 博物馆收藏 《博物馆宣言》中有提出博物馆的五种功能:“收藏、保存、研究、解释和展览。”④博物馆的功能是多样化的,其中最基础的便是收藏功能。“实物藏品是博物馆一切活动的基础和出发点,博物馆收集工作就是将作为环境与人类生活见证的各种材料,包括文物、标本收集到博物馆中来,并通过一系列的技术处理,使被征物品转化为藏品。”⑤基于博物馆收藏这一功能,博物馆成为自然和认类文化遗产的收集者和保护者。因此,博物馆收藏是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得以长久保存的重要途经。

福建省霞浦县半月里村的“畲族民间博物馆”是由村民雷其松私人筹办,“畲族民间博物馆”是雷其松花费20多年的时间收集畲族文物而建立的,并以自家房子作为展示馆。该馆是以收藏和展览畲族历史文物为主的综合性民间博物馆。1990年开始收集畲族文物,2003年筹建开放,2014年将该馆正式命名为“畲族民间博物馆”。“畲族民间博物馆”里的文物反映着畲族的历史文化、经济贸易、习俗审美等各个方面的信息。博物馆的建立对加强畲族文化保护与研究,以及促进福建畲族文化对外交流等发挥重要作用。

雷其松说:“我希望能够收集更多的藏品,进一步扩大博物馆的规模,把它作为一个宣传畲族文化的阵地,带动更多人关注我们的村、我们的民族。”⑥经过长时间的收集与保存,畲族民间博物馆内井然有序摆放着雷其松收藏的几百件畲族文物。同时也有收藏一些畲族小说歌,雷其松收藏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有7本,篇目有《张三郎与程红莲会情歌》《八角水晶牌》《唐八伏魔镜》《小方金》《金手串》《许梦姣拜塔》《路经》《月台梦》《蓝田玉》《士文》《凤凰精》《何文秀》等。

通过博物馆收藏这一途径,一方面保存了大量的畲族文物,为畲族文化的研究传承奠定了基础;
另一方面博物馆开展一系列的保护和展示工作,通过参观了解馆内的藏品,从中汲取知识,发挥博物馆教育的作用。畲族民间博物馆对保护与研究畲族文化取得了显著效果,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与不足,第一,尚未形成健全的管理制度,缺乏专业的管理与保护人才;
第二,展品背景资料介绍相对较少;
第三,发展经费短缺,木制建筑部分已遭虫蛀。针对这些问题,相关政府人员应积极采取各种改善措施,如建立健全管理制度、积极引进专业人才、加大投资力度等。这样才能更好的促进民间博物馆的发展,更有利于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2. 传承人收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传统文化保护法(草案)》中提到“大量掌握和保存本民族民间传统文化原始文献和其他资料、实物,并对其有一定研究的公民”⑦是民族民间文化传承人的条件之一。每一个民族优秀文化的传承都离不开传承人对本民族文化的收集、研究、创新、传播和传承。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重要主体,掌握着具有一定文化价值、历史价值的某项传统文化技能,传承人通过口传心授、收集整理等方式,让民族民间传统文化得以传承延续。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传承也离不开传承人这一主体,下表是传承人收藏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情况:
表2-3 传承人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收藏情况 传承人 传承人住址 数量 篇目 钟昌尧 霞浦县白露坑村 1本 《九节金龙鞭》《双帕锦绣亭》《苓芝草》
雷国胜 霞浦县 6本 《月台梦》《西游记》《王俊回朝》《许梦交拜塔》《包公第七判》《琴棋书画》《洪武十八帝》《陈锋氏》《五鼠闹东京》《梁山伯与祝英台》《朱买成》《苓芝草》《白鸡记》《吕蒙进》《韩世昌》《取洞沙》《陈棋斩高魁》《九节金顺便》《八角水晶牌》《唐八伏魔镜》《小方金》《金手串》《美人图》
雷志华 福安市 18本 《薛平贵回朝》《王应郎》《枝玉配》《七封书》《时节歌》《拜月记》《梁山伯与祝英台》《龙凤钗》《阳胜打铁硬》《玉鹤记》《白鹤记》《三冤判》《西游记》《梅玉配》《薛平贵》《王蜂头》《出门点心歌》《龙风帕》《菜文瑞》《何文秀》《纸马记》《卜妻歌》《甘国宝抄白水》《钟良别》《朱训伓》《文王挨车》《九世同车》《韩信排兵》《落洋桥》《十八帝》《海棠珠簪记》《零珠草》《五美打擂》《阮春雷》《高亲氏》《赵颜求寿》《金钱记》《高山平土》《真珠记》《大读书》《将云杀风》《九节金龙鞭》《双帕锦绣亭》
钟昌尧是霞浦畲族小说歌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致力于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收集整理工作。钟昌尧从72岁开始,为了抢救行将消逝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他走访闽浙2省多个畲族村落,经历千辛万苦,通过自己手动抄写整理,收集整理畲族小说歌80多万字。钟昌尧在收集整理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过程十分艰辛,他四处询问并拜访有收藏歌本的畲民,借来抄录完再归还,有些歌本因为没有保存好而导致部分歌词缺失,他凭借自己的记忆,知道的便能进行补充,不知道的便很难还原。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有许多小孩甚至年轻人都已经不会说畲语,也不会唱畲歌了。钟昌尧表示“歌是山哈传家宝”⑧,为了能让小说歌这一畲族的“宝贝”传承下去,钟昌尧还曾在白露坑民族小学教孩子们教唱畲歌和小说歌。现如今钟昌尧收藏有一本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共有3篇。由于身体原因,钟昌尧之前所收藏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由他的学生雷志华收藏。钟昌尧家中还珍藏着自己曾经整理过的畲族小说歌的手抄稿件,这些稿件都记录着一个个生动有趣的小说故事。并且还珍藏有一套由13卷组成的《闽东畲族文化全书》,其中《闽东畲族文化全书.歌言卷》当中收录的36篇畲族小说歌。

雷志华是畲族小说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者,现存收藏有18本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共有43篇。在这些篇目中,有一些篇目虽然相同,但是版本却不相同,《苓芝草》《西游记》《文王挨车》《何文秀》都收藏有两篇,如《何文秀》这篇小说歌,两个版本抄录的数量不同,一本抄录112条;
另一本抄录101条。两个版本抄录的内容也有所改动,比如一本抄录的第四句为“天地自然何士良”,另一本抄录的第四句为“上紧府内全卅香”。还有部分手抄本通过扫描歌本将图片保存在电脑中。

雷国胜是霞浦畲族小说歌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现存收藏有6本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共有23篇。在他收藏的手抄本中有3本是通过复印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方式来收藏。

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鲜活的载体,一方面传承人自身拥有原形态民族传统文化的技能,成为民族传统文化的承继者;
另一方面传承人对民族传统文化进行再创造,丰富并发扬民族传统文化。如传承人钟昌尧,在收集整理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同时个人也会创作一些小说歌,从而使畲族小说歌得以丰富与传承。

(三)现有收藏出现的主要问题 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基本上是通过人们手抄整理而形成的歌本,随着畲族同胞的不断传抄翻看,加之保存时间久远,现存大多数手抄本已经泛黄破损,许多手抄本出现边角破损严重,多页损毁、遭到虫蛀等现象。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在传抄的过程中,也留存着一些用现代纸笔抄录的歌本。然而这些纸质手抄歌本却不易保存,受环境中各种因素的影响,容易出现老化、虫蛀、发霉等现象,加之人们收藏方法的不专业,更易加剧手抄本的损坏。

1. 保存环境条件差 据本人初步调查了解,许多小说歌手抄本收藏者将手抄本放置在柜子、抽屉中,或者用纸盒、塑料袋装置,畲族人民多居住于木制建筑房屋,这样的收藏环境容易变得潮湿,使手抄本腐败变质,出现霉变、虫蛀等现象。在翻看时,手抄本纸质已经变得松软,一不小心就容易撕毁。可见这些收藏环境并不有利于手抄本的保存,反而容易加速手抄本的损坏。

纸质手抄本的收藏和保存,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存放在那,更重要的是收藏者懂得改善存储环境。如白露坑村的钟神文将保存相对完整的8本古手抄本存放在纸盒中,这些手抄本的保存环境若不加以改善,随着时间的推移,受环境温度、湿度等因素的影响,手抄本将会渐渐老化变质。如下图所示:
图2-1 钟神文收藏的手抄本 2. 保护技术手段落后 白露坑村的收藏者大多将手抄本放在抽屉、纸盒中,个别收藏者有意识地对手抄本进行保护,但其方法并不能有效地对手抄本进行保存。如白露坑村的钟奶顺收藏有4本古手抄本,有一本手抄本当中部分篇目被染色,有些字体已经看不清了,从歌本的中间可以看出一些发霉的白点,可见其收藏环境潮湿,应该要及时改变保存环境。有两本手抄本前后部分边角破损比较严重,有些字已经消失了。为了继续保护手抄歌本,他将这4本古手抄本前后封面用新的纸进行装订,以期更好的保护手抄本。但是新的纸质并不能起到防水、防潮等作用,这种方法并不能起到有效的保护作用。如下图所示:
图2-2 钟奶顺收藏的手抄本 3. 手抄本损毁严重 现存大多数小说歌手抄本因破损严重而渐渐消失,个人收藏的方式的手抄本损毁程度最为严重。个人收藏的手抄本流动性比较广,经过人们的不断传抄、翻看,就容易造成页面破损、中间开缝破裂等现象,在翻看比较久远的手抄本时,手上的汗渍油污也会对手抄本产生损害,因此更易造成手抄本的损坏。个人收藏损毁严重的有钟言洪收藏有4本,其中两本手抄本多页破损毁坏;
钟奶善收藏有3本手抄本,其中一本手抄本被水浸湿,许多字已经模糊不清,页面也破损严重,还有一本手抄本也多页损毁严重。如下图所示:
图2-3 钟言洪收藏的手抄本 图2-4 钟奶善收藏的手抄本 后门坪村雷成兹收藏的7本手抄本,其中5本是用现代纸笔抄写,所以保存相对完整,但其中2本因抄写时间久远,没有采取正确的保存方法,损毁严重。一本已经散落,多页损毁严重,边角也破损严重;
一本大部分都遭到虫蛀,整本损毁严重。如下图所示:
图2-5 雷成兹收藏的手抄本 随着现代化的冲击,生活中人们与传统文化的接触的机会逐渐减少,对传统文化的保护意识比较淡薄,同时纸质手抄本也不易保存,许多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已经消失。受收藏环境、保存方法等因素的影响,现存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已不多见,年代久远的手抄本更是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所破损。

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一旦破损便难以修复还原,现有收藏者保存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环境处于南方地区,高低不均的湿度、变化多端的温度以及管理不善都会对畲族小说歌手抄本造成损害,从而导致手抄本出现软化变质、发霉、虫蛀等问题,良好的存储环境是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得到长期保存的前提条件。在拥有一个良好存储环境的同时,还要定期进行晾晒、保持通风、杀菌去虫等,以期畲族小说歌手抄本能够得到长期地保存与流传。

三、 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保存措施 (一)发挥政府助力作用,加大资金投入 政府应重视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与修复,成立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相关部门。在保护工作中,明确各部门的工作职责,落实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护工作。依靠政府的力量,在政策法规上,进一步制定出有利于保护畲族小说歌的法律法规,为保护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提供制度保障。不断拓宽资金来源,加大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保护经费的投资力度,充足的资金支持是保护工作持续进行必不可少的重要保障之一。政府应采取多种鼓励政策,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到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工作中来,设立地方民族文化保护基金,鼓励并支持社会群体、民营企业、个人创办民间博物馆,及时抢救和保存那些承载着民族文化的物品。如半月里村畲族民间博物馆就非常有特色,要加大经费扶持,并且可以结合当地旅游业发展契机,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做到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和旅游开发的完美结合。优化资源配置,在旅游景点展示民族民间文化的历史价值,从而吸引更多的游客,还可以提高景区旅游收入,带来经济效益。

(二)
通过加大宣传力度,增强保护意识 相关政府部门要十分重视保护民族民间文化的宣传工作,加强引导,让人民群众正确认识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保护的重要性和深远意义,进一步唤醒人们对民族文化的保护意识。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护工作对畲族文化传承和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政府应增强群众的保护意识,激发群众参与保护工作的积极性与激情,为保护工作的开展奠定坚实的群众基础。具体方式:一是举办畲族传统歌会,如“三月三”、“九月九”、定期举办畲族文化艺术节等,采取多种形式的对歌活动,开展畲族小说歌对歌、盘歌比赛,使畲族歌言不断保留和传承;
二是加强旅游宣传,扩大知名度,在旅游景点设立咨询台、悬挂宣传标语、图片展览等形式开展宣传活动,让人民群众真正了解保护民族民间文化的重要性,自觉参与到保护工作中去;
三是利用现代信息技术,通过电视、广播、书籍、报纸等形式进行宣传,提高人民群众对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意识;
四是通过学校教育宣传工作,积极推进民族优秀文化遗产保护知识进学校、进课堂工作,举办参观博物馆、讲座等活动形式进行宣传。这些宣传工作的开展,既能让人民群众认识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又能增强人们对民族文化的保护意识。

(三)
加强培养民族人才,扩大传承队伍 第一,制定保护现有畲族小说歌传承人的法规政策,鼓励现有畲族小说歌传承人培养年轻一代的传承人,通过口传心授的方式,以老带新,把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技能传授给下一代,使畲族小说歌得以传承和延续。第二,积极培养民族民间文化传承人,着重培养懂民族语言、了解民族文化的民族民间艺术人才,培养畲族小说歌歌手,建立畲族小说歌传承人档案,加强民族民间畲族小说歌传承人后备队的培养,从而做到后继有人,永不失传。第三,发挥家庭潜移默化的教育影响优势,将民族传统文化寓于家庭日常生活中,特别是收藏有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家庭,通过家长的言传身教,培养下一代学说畲语,学唱畲歌,让畲族文化在畲民的日常生活中得到体现和传承。第四,让民族文化走进校园,学校是集中培养人才,挖掘学生潜能的地方,地方民族学校可以考虑开设民族传统文化课程,将民族文化带入中小学兴趣课堂,如可以“将白露坑畲族小说歌列入当地中小学乡土教材之一”⑨,聘请专业人员解读白露坑畲族原创小说歌集,让学生深入了解并学习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为民族文化传承奠定基础。政府应通过多种形式培养年轻一代畲族小说歌传承人,缓解民族传统文化传承人老化、断代的情况,使民族文化的传承得以永续进行。

(四)加紧手抄本的调查,采取征集保护 建立一支了解畲族语言与文化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征集队伍,成员要具备一定的征集工作能力,深入到基层作细致的调查。在霞浦县展开现存畲族小说歌手抄本普查,了解现有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数量、分布和保存情况,统计白露坑村及其他畲族村现存小说歌手抄本藏本总量登记造册。以收购的形式进行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征集工作,私人收藏的小说歌手抄本大多不愿意出售、捐赠,可通过协商,由政府相关部门代为保管,其所有权不变,也可通过开展博物馆为私人收藏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服务工作,如代为收藏、修复、保养,帮助进行研究、出版、展示等。积极鼓励个人捐赠,并且给予捐赠者表彰奖励。已经征集的畲族小说歌手抄本要保管好,采用现代技术记录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如运用光盘、录音、复印、摄影、摄像、电子书等方法加以保护传承。

四、 结 语 闽东畲族历史悠久,传统文化深刻而广博。畲族小说歌手抄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闽东畲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容丰富多彩,形式多样,展现出畲族人民进行文化创作的智慧结晶,在研究民间畲族传统文化上具有重要价值。随着社会迅速发展,受现代化的冲击和环境因素、人为因素等的影响,现存畲族小说歌手抄本逐渐减少,许多畲族小说歌手抄本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所损坏,对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挖掘整理、抢救保护已刻不容缓,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存与传承需集合各个群体的努力。事实证明,畲族小说歌手抄本的保存,对研究畲族文化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对促进民族传统文化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注 文 ① 林校生.闽东非物质文化遗产[M].宁德市政协文史委编, 2009:3. ② 彭兆荣, 龚坚.口头遗产与文化传承——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畲族小说歌”为例[J].民族文学研究, 2009(2):119. ③ 林校生.闽东非物质文化遗产[M].宁德市政协文史委编, 2009:7. ④ 严建强.博物馆的理论与实践[M]. 杭州: 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8:40. ⑤ 严建强.博物馆的理论与实践[M].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8:116. ⑥ 钟金灼,杨寿其.畲族明珠——半月里[J].名镇名村, 2011(6):61. ⑦ 安学斌.民族文化传承人的历史价值与当代生境[J].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6):19. ⑧ 雷润玉, 雷秀钗.畲族歌言传承与保护现状调查研究[J]. 学园, 2018(12):152. ⑨ 林校生.闽东非物质文化遗产[M]. 宁德市政协文史委编, 2009:11. 参 考 文 献 [1]林校生.闽东非物质文化遗产[M].宁德市政协文史委编, 2009:3-16. [2]宁德市政协文史委编.闽东畲族百年实录[M].福州:海峡文艺出版社, 2010:362-365. [3]康小军, 隋军主编. 宁德非物质文化遗产[M].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2014: 49-53. [4]福建省炎黄文化研究会,福建省民族与宗教事务厅,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宁德市委员会编.畲族文化研究下[M].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685-691. [5]严建强. 博物馆的理论与实践[M]. 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8: 40-116. [6]文化部文物局教育处. 博物馆学参考资料(下)[M]. 南开大学历史系, 1986:59. [7]彭兆荣, 龚坚.从“他者保护”到“家园遗产”——以“畲族小说歌”为例[J].贵州民族研究, 2008(4):52-55. [8]雷润玉, 雷秀钗. 畲族歌言传承与保护现状调查研究[J]. 学园, 2018(12):152. [9]周晓婷. 畲族小说歌的传承研究[J].湖北开放职业学院学报, 2019(17):193-194. [10]张婷, 樊虹燕. 论纸质文物的保护[J].东方藏品, 2018(5):41-42. [11]李益长.乡村振兴语境下民族文化传承场域的续构与生成——以畲族小说歌为例[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5):17-23. [12]肖仁杰. 试分析历史博物馆的文物征集工作[J]. 中国民族博览, 2019(6): 214-215 [13]安学斌. 民族文化传承人的历史价值与当代生境[J].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6):18-22. [14]雷宝燕,石晓岚.福建畲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研究[J].遗产与保护研究,2018(10):67-70. [15]彭兆荣,龚坚.口头遗产与文化传承——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畲族小说歌”为例[J].民族文学研究, 2009(2):119-123. [16]刘雅琨. 博物馆文物收藏职能与文物保护方法的思考[J].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20(4): 126-127. [17]黄倩红. 文献学视野下的《畲族小说歌》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 2011:7-55. [18]李亚宁.民族博物馆及其对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D]. 江西师范大学, 2016:9. 附录1 现在仅白露坑村现存的手抄本与口头小说歌整理出来有:《八美楼》《美人图》《唐明皇游地府》《三国演义》《大闹双金桥》《月台梦》《何文秀》《金锁记》《自怨怀》《后和蕃》《和坤做寿》《崔文瑞》《由命不由人》《乾隆下江南》《高辛氏》《洛阳桥》《仙鹤瓶》《文王挨车》《邹雷廷》《摘星楼》《列国志》《孩儿乱》《孟姜女》《梁祝》《马乐一日君》《九节金龙鞭》《金簪玉锁记》《白蛇出洞》《白蛇借伞》《白蛇寻夫》《白蛇开药材》《白蛇取仙草》《白蛇淹金山》《金鳌龙》《金龟记》《玉鹤记》《桃花女》《吕蒙正》《唐伯虎》《赵颜求寿》《纸马记》《朱贾臣》《小方京》《仁宗不知母》《阴阳闹》《蒋云头本》《功建前朝》《孔明借东风》《蒋云三本》《肚骗记》《五美打擂》《灵芝草》《春秋二祭》《烧饼歌》《甘国宝抄白水》《韩信排兵》《梅玉配》《草龙王》《双帕锦香亭》《白鸡记》《玉蛤蟆》《钟良弼》《扇坠玉蛤蟆》《五鼠闹东京》《九更天》《末朝纲》《八蝶香紫扇》《五百杂》《玉尺金鳌鱼》《朱文公家训》《漂纱记》《三请诸葛亮》《杨胜打铁锁》《碧桃花》《金凤钗》《金蝴蝶》《宝春写信》《朱砂记》《对歌》《犀牛记》《龙凤帕》《张罗带》《阴阳师》《靴袍战甲》《陈靖姑》《李清还魂》《掌鞋记》《国正天心顺》《髻围歌》《赠月镯》《山客迁基》《秦世良》《陈世昌》《蒋云二本》《八美楼二本》《橄榄记》《补鞋记》《蔡伯喈》《玉铃环》《仙戏曹》《薛仁贵征西》《进袈裟》《狗告状》《金手串》《马允安》《谋三宝》《龙凤钗》《荔枝记》《西游记》《猴王反天宫》《一集三冤判》《二集三冤判》《三集三冤判》《四集三冤判》《金宝炉》《藕丝帕》《薛仁贵征摩天岭》《白婆将》《许梦交拜塔》《董永卖身》《白猴告状》《八角水晶牌》《雍正下陕西》《郭子仪拜寿》《刘备招亲》《乾隆头次下江南》《英台十送》《刘蓝陈》《祸袍记》《奶娘行罡》。

(共130篇)